展望2020:数字科技驱动商业生态变革
2020-01-01 10:20:14
  • 0
  • 0
  • 0

来源:时代周报

文/徐曼曼

数字化转型从未显得如此紧迫。

回望2019年,全球科技领域暗潮涌动,迭代产品、升级战略屡见不鲜,一场场高难度的变革与进化落地生根。

在面对新兴技术浪潮和产业格局变化所带来的挑战中,人们逐渐发现,数据已经成为驱动产业发展的新资源、新要素、新引擎,越来越多的企业寄希望于通过数字化实现能力提升或弯道超车。

研究机构也对数字化的驱动力充满信心。根据IDC预测,到2023年全球超过一半的GDP将由数字化转型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推动,高于2018年的27%,年复合增长率为17%。

互联网巨头已经捷足先登。在国外,亚马逊、谷歌等的数字化转型已经筹备良久;在国内,继阿里、腾讯后,京东数科、网易也开始加速布局“产业数字化”,数字经济成为众多玩家共同的发力方向。

而与企业数字化转型、创新升级等方向相契合的数字科技,则让更多人看到了传统产业痼疾被击穿的可能性。

随着AI养猪、地下物流、智能城市等场景的渐次落地,“产业+数字科技”的物理并置,开始走向“产业x数字科技”的化学反应。展望未来,数字科技将驱动商业生态发生颠覆性的变革;各个行业的边界将重新定义甚至消弭,市场结构与格局也将从赢者通吃的超级马太效应,转变为利益共享、合作共赢。

传统产业加速拥抱数字科技

当前,科技创新和数字化的挑战,叠加在一个经济增速下行、严监管的全球性周期之中,传统产业正面临“腹背受敌”的境地。

耶鲁大学教授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Foster)的研究表示,1958年标准普尔500指数名单上企业的平均寿命为61年,到1980年降到25年,2012年甚至降到了18年。

转型迫在眉睫,在世界从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过渡的大变革时代,产业数字化由此迎来爆发时刻。以AI、大数据等为核心的数字科技正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突破口和新动能。在此背景下,如何利用数字化能力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成为各行各业的热门趋势。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曾表示,产业数字化的内核,是通过数字科技对数据资料进行加工,挖掘数据价值,用理性的数据预测代替感性的经验决策,让供给更加精准地满足需求,实现产业全链条的效能提升。

从国外再到国内,改变正在发生。

化妆品公司欧莱雅为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推进,成立了由CDO领衔的专职数字化部门。

CDO扮演着CEO和各业务单元/业务板块的数字化顾问角色,其将有潜力应用在化妆品行业的前沿技术/应用向内部推介和引入、并通过有针对性的数字化初创企业投资(如开发出AR魔镜的ModiFace等初创企业),与内部数字化创新举措形成良性的互补。

CDO对于欧莱雅来说,虽是一个“虚”的模式,却能起到杠杆撬动作用和灯塔的指路作用。

转型不仅发生在化妆品这类“轻型”产业中。在汽车、机械等“重型”产业中,对数字化以及科技手段的应用,也令它们脱胎换骨。

例如,宝马、奔驰等公司就利用AI技术,精准评估正在生产中的汽车零部件的偏差,进而达到降本增效的效果。

而在国内,海尔是较早拥抱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之一。2019年7月,青岛海尔(600690)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海尔智家”,向外界释放出了全面进军物联网智慧家庭生态的信号。

以其中的“衣联网”生态为例,海尔以洗衣机产品为媒介,与用户在社群中交互出多元化、个性化的需求图谱,链接服装、家纺、采购、洗涤等多个产业形成衣联生态联盟,为用户提供洗、护、存、搭、购全生命周期的智慧解决方案。

数字化转型获得的最大收益在于降本增效。国内的一项调研显示,有92.9%的企业应用数字化技术后利润率得到提升;2018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带动相关企业实现研发成本降低30%,生产效率提高10%,实现节能减排10%。

数字科技与产业共建的价值

在国内企业向数字化的迈步过程中,也迎来了政策加持。“十三五”规划纲中提出“加快建设数字中国”的战略构想;党的十九大报告则正式提出建设“数字中国”目标;2019年12月,定调来年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对于企业来说,数字科技是一个需要耐心深耕的赛道。无论是创建数字经济体的阿里,还是All in AI的百度,亦或是要做产业互联网的腾讯,殊途同归,都是要使数字科技天然成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以来,各大互联网巨头的数字化战略也在不断升级。例如,阿里云内部在新成立了全球生态业务部,腾讯云成立了云启产业生态平台,京东数科则宣布业务的底层逻辑为“数字化操作系统”。

底层架构已经建好,如何让科技巨头的“技术百宝箱”与传统产业的中枢同频共振成为当务之急。

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产业互联网要取得成功,离不开产业上下游、全链条各个参与者的共同努力,所以与合作伙伴共创将是产业互联网发展最重要的路径,也是最佳路径。

在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看来,数字科技与产业融合的过程不是“赋能”,而是“共建”;不是自己去做一个新的产业去与既有产业竞争,而是要把自身积累的数字科技能力与产业方多年积累起来的行业经验和规律融合起来,共同去做数字化的转型和升级。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全球范围来看,数字科技和产业的共建已经如火如荼。无论是行业巨头还是细分赛道的独角兽公司,都将从这场数字化转型中受益匪浅。

要想验证上述跨产业的数字科技共建能力,其实并不难找。从城市、金融到农牧行业,从生产端到运营端,数字科技的改造都已令实体产业的梦想成为现实。

比如,京东数科已经将智能城市操作系统2.0落地雄安新区,成为新区开放式智能城市大数据平台——块数据平台的建设者,块数据平台也成为新区打造数字孪生城市的数据基底。

再比如,在农业养殖领域,京东数科构把独创的养殖巡检机器人、饲喂机器人、3D农业级摄像头等先进设备串在一起,建了一整套的智能化技术,通过猪脸识别、声纹识别、视觉估重等技术,可以帮助传统养殖企业构筑一个智能化的养猪场,实现了养殖场内实时监测、精准饲喂、智能环控等日常功能。

最难但正确的路

陈生强曾说过:最正确的路往往是最难的路,京东数科一直在走最难但正确的那条路。

随着供给端“5G+IOT+AI+大数据”的能力逐渐成熟落地,需求端呈现快速爆发,这让数字科技成为这一轮从to C向to B转移的本质。在各行各业的产业链条上,向技术求增长、求效率,成了难走但必须走的路。

在这条难走的路上,不乏摔了跟头的巨头身影。

拥有百年历史的工业巨人——美国通用电气就遭遇了数字化转型的尴尬。该公司七年投入40亿美元,最终却以数字化转型失败告终。

转型理想与残酷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背后原因是多方面的。问题的核心在于,数字化不仅仅是一个技术,而是对公司的全方面、多维度的改造和升级,只是升级一个IT系统是完全不够的。

从全球范围来看,虽然数字化转型的路径依然没有统一答案,但成熟的头部企业已经纷纷跨入数字科技的浪潮中,通过投资或自建的方式,转型搭建全新的业务模式,服务全新的客户群体,为企业再创增长源,从而为企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老牌科技企业已经走在前列。IBM在过去100多年的历史里,通过多轮自我革命,实现了从硬件制造商到科技服务商的华丽转身。亚马逊在自有2C电商业务基础上又成功搭建了2B云计算新业务,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之一。

后起新秀京东数科也在不断积淀越来越多的硬科技实力,并将这些实力拓界到城市、农牧、金融、营销、智能机器人等多个领域:AI养猪之后,京东数科继续养牛、养鱼;自研的可穿戴仿生手、巡检机器人、城市操作系统也逐步登上商用舞台。

为了实现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在2019 JDDiscovery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陈生强首次提出了公司做“数字化操作系统”的目标与定位。

“从金融科技、资管科技、数字农牧、数字乡村、数字营销再到智能城市,既实现了技术上的进阶,又实现了科技与实体产业更好的融合。”陈生强说,这些产业数字化服务模块大有不同,但实际上,所有这些模块都有着一样的底层逻辑,是有着共同内核的“数字化操作系统”。

数字科技正在向更深更远的产业场景发出邀请,进而将带动“数字中国”的破茧成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